杂色:秋之雾

编辑:豆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0:30:53
编辑 锁定
《杂色 秋之雾》选录了王蒙先生的《杂色》和《秋之雾》这两篇中篇小说。其中《杂色》却又是道道地地的国货,是一篇既幽默又深沉的相声。相声也是可以写出精品的。《杂色》是相声的精品。王蒙把相声引进了文学,这是王蒙的一大功绩。这篇小说中处处是引人入胜的包袱,一经甩掉,每每令人发笑。而《秋之雾》写的是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叶夏莽应邀到故乡桃花镇听民间文艺抢救组织安排的桃花调演唱,勾起儿时的回忆的故事,主题有些沉重。这两篇文章反映了王蒙先生的的不同写作风格,很值得一读!
书    名
杂色:秋之雾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页    数
94页
开    本
32开
品    牌
人民文学
作    者
王蒙
出版日期
2006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020053513, 9787020053513

目录

杂色:秋之雾内容简介

编辑
《杂色 秋之雾》为“九元丛书”中的一本。

杂色:秋之雾文摘

编辑
书摘
  对严冬的回顾,不也正是春的赞歌吗?
  这大概是这个公社的革命委员会的马厩里最寒碜的一匹马了。瞧它这个
  样儿吧:灰中夹杂着白,甚至还有一点褐黑的杂色,无人修剪,因而过长而
  且蓬草般地杂乱的鬃毛。磨烂了的、显出污黑的、令人厌恶的血迹和伤斑的
  脊梁。肚皮上一道道丑陋的血管,臀部的深重、粗笨因而显得格外残酷的烙
  印……尤其是挂在柱子上的,属于它的那副肮脏、破烂、沾满了泥巴和枯草
  的鞍子——胡大呀,这难道能够叫做鞍子吗?即使你肯拿出五块钱做报酬,
  你也难得找到一个男孩子愿意为你把它拿走,抛到吉尔格朗山谷里去的。鞍
  子已经拿不成个儿了,说不定谁的手指一碰,它就会变成一洼水、一摊泥或
  者一缕灰烟呢。
  “又有什么办法呢?武大郎玩夜猫,什么人玩什么鸟嘛。跛驴配瞎磨,
  一对糟烂货噢。什么人骑什么马,什么马配什么鞍子,这不也是理所应该吗
  ?”曹千里含笑自言自语着,又像是与这匹可怜的老马搭讪着,立在灰杂色
  马的近旁,拍一拍它的脖颈,又亲昵而且友好地在它的颧骨和腮上为它搔搔
  痒、顺顺毛。这是何等的恩典哟,换一匹别的马,一准会因为舒服和感激而
  摇起尾巴、晃起脑袋来的,有的马还会主动地把脸凑近你,在你的手掌上蹭
  过来,蹭过去,这样的马可真会拍马——不,应该叫做拍人了吧?这是讨人
  欢喜的啊。
  然而老马一动也不动,包括眼神。老马的眼珠子叫人想起年久污浊的两
  块表蒙子。难道对于它来说,抚摸和鞭打就没有什么两样吗?它可不像那匹
  枣红马,枣红马只有三岁口,当你骑上的时候,哪怕无意中你的皮靴后跟碰
  到了它的肚子,它就会马上一个激灵,一个飞跃。如果你竟敢用鞭杆戳一下
  它的屁股呢,它会一蹦一蹿,一冲就是一百米,把你甩到山坡上。而如果你
  爱抚它、亲热它、摩挲它呢,它就会得意洋洋、昂首阔步、引颈长嘶的……
  那么,再设想一下,如果你干脆给它一鞭子呢?当然,谁也不会有这个胆量
  ,可是假使你硬是把它打了呢?它会抖擞红鬃,腾空而起,化作神龙吗?它
  会疼痛愤怒、狼奔豕突,复归山林吗?它会横冲直撞、歇斯底里,最后跌一
  个粉身碎骨吗?如果,它既没有化作神龙,也没有复归山林,又没有粉身碎
  骨,那么鞭打一次它就会迟钝一次的吧?那么,皮鞭再乘上岁月,总有一天
  枣红马也会像这一匹灰杂色的老马一样,萧萧然、噩噩然、吉凶不避、宠辱
  无惊的吧?
  P1-P2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